老产品难续 新基迷你 德邦基金10周年-凛冬将至–

(原标题:老产品难续,新发基金迷你,德邦基金10周年已“凛冬将至”?)

作者:赵长进

出品:全球财说

本月末(3月27日),德邦基金将迎来成立10年的生日,但在这一特殊的时点,德邦基金正在经历新产品难募和老基金清盘这一中小公募的典型困境。

2月26日,德邦基金公告称,旗下德邦锐丰债券基金合同不能生效,需要提及的是,债券型基金是公司的主力产品。

2月23日,德邦基金另一则公告提醒,德邦量化优选股票(LOF)A/C已连续4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可能触发基金合同终止情形。

对德邦基金来说,新产品募集失败和老产品迷你清盘,这一幕在去年同样上演过,截至去年底,多只基金规模低于清盘红线。

成立多年规模不振、股债失衡是德邦基金的现状,今年以来公司权益产品更是表现萎靡,去年,公司管理层亦变动频繁。

老基金清盘

新基金“迷你”

德邦锐丰债券自去年12月2日开始发售,截至今年2月21日的发行期结束,基金未能满足《基金合同》生效的条件。

德邦量化优选股票(LOF)A/C成立于2017年3月24日,根据公告,截至2月21日,基金已连续4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可能触发基金合同终止。

天天基金网显示,截至3月2日,德邦量化优选股票(LOF)A/C份额今年以来跌幅将近8%。去年6月29日吴志鹏成为该基金的双基金经理之一,同年11月4日开始独自管理,截至3月1日,基金A/C份额任职回报分别为-17.75%和-17.9%。

截至去年底,该基金合并份额为0.44亿元。自2020年底开始,基金规模开始大幅缩水,截至2021年1季度末,A份额从0.26亿元跌至0.07亿元,C份额从0.78亿元跌至0.34亿元。

吴志鹏累计任职时间仅1年左右,目前在管基金4只(合并份额),现任基金资产总规模仅1.39亿元。

截至去年底,除德邦量化优选股票(LOF)A/C外,德邦上证G60综指增强A/C和德邦量化对冲混合A/C合并份额分别为0.15亿元和0.21亿元,亦低于清盘红线,德邦民裕进取量化混合A/C合并份额仅0.59亿元,这意味着未来吴志鹏在管基金还存在清盘的可能。

吴志鹏任职期间最佳基金回报,为已经卸任的德邦量化新锐股票A的1.39%,目前其在管基金近1年、近6个月、近3个月和今年以来的收益率全部为负。

天天基金网显示,德邦基金成立于2012年3月27日,截至去年底,管理规模339.98亿元,基金数量65只(非合并份额),基金经理15人。

成立近10年来,公司规模呈波动性缓慢增长,直到2020年2季度末以后,才稳定在200亿元以上,最新规模甚至低于一些晚于德邦基金成立的基金公司。

股票型基金在在2019年底达4.97亿元顶点,截至去年底仅0.59亿元,混合型基金截至去年底37.57亿元,其距去年1季度末的39.41亿元的高点尚有距离。

截至3月1日,在公司2只(合并份额)股票型和19只(合并份额)有数据的混合型基金中,仅去年12月29日成立的德邦周期精选混合发起式A/C,今年以来收益率为正,最高跌幅将近10%。

公司近年来大力发展债券型基金,股债失衡明显,从2019年3季度末的16.97亿元升至去年底的214.18亿元,算上货币型基金,截至去年底公司固收类产品占比近9成。

2021年,德邦基金有2只产品发行失败:德邦安瑞混合A/C和德邦创业板指增强A/C。此前2020年的德邦科技创新3年封闭运作灵活配置,成为市场自科创主题基金推出后首只发行失败的基金。业内人士表示,较长封闭期、发行期的股市波动以及机构投资者的资金问题等都有可能是该基金失败的原因。

在德邦科技创新3年封闭运作灵活配置宣告募集失败的次日,德邦基金发布公告,自2020年11月30日起终止提供德邦基金APP手机应用软件的运营及维护服务。

这也是行业“马太效应”的缩影:即大公司相关系统持续迭代升级,中小公司难进渠道重点持营名单,投入分化。

去年12月,德邦基金密集发布了3只新基金,除上述德邦锐丰债券失败外,德邦半导体产业混合发起式A/C和德邦周期精选混合发起式A/C分别于12月28日和12月29日成立,但这两只产品合并规模仅0.14亿元和0.32亿元。

Wind数据显示,2021年,德邦基金已有德邦民裕进取量化精锐股票A/C和德邦量化新锐股票A/C清盘。截至去年底,德邦短债A/C、德邦量化对冲混合A/C等6只(合并份额)基金规模低于5000万元,其中4只为权益产品,从时间看,有3只为去年成立的新产品。

事实上,从2017年4月至2018年底,彼时德邦基金曾上演了一轮清盘潮,Wind数据显示,其不到2年的时间里,先后有15只(合并份额)基金清盘。

去年高管变动频繁

净利多年波动明显

德邦基金是中国证监会审核批准成立的第70家基金公司,由德邦证券、西子联合控股、浙江省土产畜产进出口集团共同组建,3家最初持股比例为49%、31%和20%。

2013年12月,西子联合控股将21%股权转让给德邦证券,后者由此持股70%至今。

2015年,蚂蚁金服与德邦基金签署框架协议,将采取增资入股的形式入股德邦基金,持股比例为30%。蚂蚁金服曾在官微上官宣过这一消息,等待监管批准。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彼时目标中还包括了德邦证券。

市场一度认为德邦基金或成为下一个天弘基金,但可能是由于第三方交易接口不再增加等原因,这桩收购并没有了下文被搁置。

去年,德邦基金高管变动频繁。2021年5月17日,原总经理陈星德因个人原因离任,由董事长左畅代任。同年8月7日,聘任张騄为联席总经理。10月11日,原副总经理曾文煜由于个人原因离任。

11月8日,原联席总经理张騄出任公司总经理,同一份公告中,副总经理包景轩因个人原因离职。Wind数据显示,在德邦基金离任高管中,涉及总经理2人、副总经理5人、督察长2人。

与此同时,公司投研团队亦不稳定,2021年11月5日,在公司任职超过6年的老牌基金经理王本昌离任4只在管基金,均由吴志鹏单独管理。

有观点认为,德邦基金人员频繁变动或是股东干预过多的结果,从德邦证券过往年报数据来看,德邦基金很多任职人员均来自德邦证券。

2018年底出任总经理的陈星德,其任期内德邦基金管理规模持续增长,陈星德曾制定“合伙人制、专注精品、做细分领域的强者、强化投研”等发展战略,其还表示,作为一家发展中的成长型基金公司,要走特色化和差异化的道路。

但随着陈星德等离职,依靠差异化经营实现“弯道超车”似已不可能,在公司“10岁生日”之际,德邦基金或已“凛冬将至”。

德邦基金多年来营收和净利润并不稳定。2016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71亿元、2.45亿元、1.23亿元、1.46亿元和1.98亿元,对应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542万元、2760万元、-6797万元、821万元和1246万元。